五年十次搬家

五年十次搬家
我从大学毕业到结婚前的5年多时间里,共搬家10次,平均每年搬两次。有时搬家是因为工作单位变化,有时是因为办公室调整。直到结婚时,才混得一居室,算稳定下来。

毕业分配到青岛,还没来得及咀嚼对都市的向往和心中的喜悦,行李还没来得及打开,就又到郊区的一个下属单位报到了。同去的还有大学同学阿才,屋内两张单人床,一张办公桌,两个简易书架,和大学宿舍差不多。

半年后,我调回市区,住房依然困难,我又与同办公室的老大哥军住在一起。房子是两间,军哥住里间,我住外间。半年后,我又换了单位,临时住进单位招待所,还不到两个月,招待所长心平气和地对我说:老弟呀,马上有个会议,房间不够用,请支持一下老哥的工作。于是,我买了一张折叠床住进了办公室,晚上支起折叠床,早晨起床把折叠床收起来。折叠床放在文件柜后与墙的夹缝里,被褥则放在一个空文件柜里,就这样又折腾了几晚上。此后,但凡有大小会议,只要房间不够用,我就要做出点“牺牲”,住进办公室。

但是住办公室也不是那么“稳定”、自在,之后,我们的办公室又经历了五次调整,我就又搬了五次“家”。领导风趣地说:“小刘是真正地以办公室为家,不用掏水电费,忍一下,困难时期就过去了,面包会有的,房子也会有的。”在以办公室为家的日子中,我有了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、充电,也经常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个“豆腐块”,每次发表后,心中总窃喜:不但省下了水电费,还赚了稿费。

后来,单位领导看我住在办公室实在不方便,而且我也步入了大龄青年的行列。于是,就给我找了一个地下室住。地下室是一套三居室,住着一位老工程师,他住在南侧的两间,我住在北侧的一间。由于我住办公室养成熬夜看书的习惯,给老工程师带来了不便,影响了他休息,于是他就找领导“告状”。领导劝我克服克服,可我积习难改,这下可把老工程师惹恼了,于是有一天,老工程师趁我上班,把门锁换了,没辙,我又搬回了办公室。

后来,单位卫生所从平房搬进了新建的楼房,领导就在原来卫生所的平房中找了一间让我住。这间房原来是卫生所的X光室,有门无窗,只有一个带排风扇的排气孔,进门就得开灯开排风扇,否则伸手不见五指,憋气难忍。但是,能有这样的一间房已经很不错了。在这样的条件下一住就是一年多,忽有上级领导检查,一位领导说:这小伙子怎么还住在这里,这屋对身体不好,会得病。吓得我又搬回了办公室。

好事多磨。终于有一位既不嫌我没有房子,也不嫌我工资低,又不嫌我长得丑的漂亮姑娘出现了。在领导的关心和帮助下,为我解决了个一居室。这个斗室,也结束了我长期“漂泊”的日子,结束了多年来一纸箱书、一个手提包、一个行李卷、一张折叠床搬来搬去的生活,这间斗室成了我迎娶新娘的新房,成了我和妻的安乐窝。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010-51667776

在线咨询:贵阳搬家应该送什么礼物比较好

邮件:278497772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:07:00-24:00

QR coce